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阿念,卿命如歌 > 第28章 我以前都是好好说话的

第28章 我以前都是好好说话的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〈一〉病痛

翟夜收到消息的时候,他正站在一个小茅屋里,他以为予青会来此处,结果却没有找到他,这个小茅屋,是当初军营里若是不方便,他们便会骑着马跑到离军营很远的地方,来到这个小茅屋。

翟夜知道予青竟然去了京城,便立刻上马回去,到了卿歌所说的客栈,站在门口,他想到昨日怀里的人痛苦流泪的表情,捏了捏拳,到底还是他的错!

上了楼,走到门口,门口守着一个小厮,看他来,想问话,翟夜轻轻摇头,示意他可以下去了。

那小厮不明所以,但看来人气宇轩昂,一身贵气,便知此人身份不凡,赶紧退了下去。

翟夜轻轻推门进入,床上的人面色苍白,手耷拉在床边,他走到床边坐下,把他的手抬起放在身边,又盖上了被子,本以为动作很轻柔,床上的人却还是睁开了眼睛。

看到翟夜的一瞬间,予青红了眼眶,两人无言静静对视片刻,翟夜喉结微动,低头吻上他的唇,翟夜轻咬他的嘴唇,慢慢按住予青的手腕,良久,才松开他。

予青微微喘息,接着咳嗽了几声,翟夜赶紧起身倒了杯水,把他扶起来,给他喂水,予青喝了两口便摇头。

予青背靠在翟夜怀里,轻声问:“大人如此忙碌,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?”

翟夜没有回他,而是反问:“你到底怎么了,生病为何不告诉我?”

予青突然哼笑了一声道:“大人,予青烂命一条,何需告诉您,污了您的尊耳。”

翟夜听到此话,突然狠狠放倒他,按住他的胳膊道:“予青,你什么时候能跟我好好说话,为何最近与我说话,都要句句带刺?还有大什么大,我是你的翟夜,不是你的大人!”

予青看着他愤怒又带着一丝不忍的眼神轻声开口:“如今……不是了,大人,以前,予青和你说话,都是好好说的!”

〈二〉回忆

翟夜突然被他的话勾起回忆,是啊,以前的予青,可是个小太阳呢!

九年前,翟夜刚刚满十九岁,他报名进了潞州城的军营,一心想成为一个能带兵打仗的大将军,因为从小就练武功,短短一年时间,他就成了校场检兵使。

那年,他遇到了跟着哥哥予白去军营的予青,予白在大帐内和将军议事,予青就在校场不远处看他们练枪,过了两日,他就提着好酒好菜和翟夜带的兵打成一片。

予青的一只眼睛是异瞳,微微泛着雾蓝色,像个精灵,小兵们开玩笑的时候说他怕是什么精灵转世了!

他很爱笑,说话大气,和谁都谈得来,看到翟夜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看他们玩闹,予青便端起碗坐到他旁边,和他聊天,他知道很多京城里有趣的事情,讲的故事让那些日日待在军营里的小兵笑得乐翻了天,翟夜也被逗笑。

看到翟夜笑了,予青便凑到他跟前道:“我们检兵使笑起来更好看!”

予白在军中待了半月,予青便也在军中待了半月,他日日来,日日想方设法地逗翟夜,有好几次,他凑近翟夜的时候,翟夜都能看到他衣领下精致的锁骨。

予青比翟夜大两岁,刚开始叫他检兵使,后来几日叫他弟弟,再后来直接叫他翟夜弟弟,明明才半月,搞的像两人很熟了似的。

有一日天气阴沉,不多时就下了雨,那一日便不能检兵,翟夜在自己帐中看书,予青突然闯进来,他的衣服湿透了,笑着说:“翟夜弟弟,我刚和几个小兵在雨里骑马来着,太爽了,结果这会儿衣服湿透了,才觉得不舒服,你那儿有什么衣服没,给我换一身呗!”

翟夜没说话,只是拿出自己的衣服给他换,自己接着看书,予青倒是不避讳,在他不远处脱了精光,他一个男人,皮肤白得发亮,翟夜动了动喉结,继续看书。

予青换好衣服,坐在他旁边道:“这是兵书啊?孙子——兵法,奥,我哥也经常看!”他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echo ''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