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浮沉昔梦 > 第五十九章 戏幕起落谁是客(七)

第五十九章 戏幕起落谁是客(七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“啊……”闻此言谢语凝更加的怔然,竟完全没有揣测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“那你刚才在他们面前那个样子,不让他们议论那些话,是为了我?”

“算是吧!”邵谨之点点头,只道:“对我来说,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所谓,但你不能受到这样的影响。”

他停顿了一下,又抬起头,“我的下一幕马上要开始了,我该上台了。马上就要到了,你的重头戏了,你好好准备一下,一定要发挥的最好!”

他说这便转过身走了去,留谢语凝一个人愕然地站在原地。

她的眼眸中含满了茫然,此一刻,竟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这个邵谨之,他究竟在想什么,如此说来,他并不是介意和自己之间产生流言蜚语,而是在担心自己受到伤害吗?

若是这样看来,自己究竟是该开心呢,还是该不开心?

一幕又一幕的戏收场,终于到了最后一幕,这一幕是秦文玉被国民党所杀害,从容就义,但在临终前却没能见到苏卿卿最后一面。

苏卿卿寻来之时,望见的只是一座冰冷的棺椁,心爱之人的音容笑貌早已不复存在。

舞台上的幕布渐渐显露出暗淡的色泽,背景板上露出一抹残缺的上弦月,透过道具的纱窗照射在了那棺材上,无限苍凉。

棺材前,跪着那哭的撕心裂肺的未亡人。

伴随那缓缓奏响的哀乐,谢语凝的心也不由得跟着撕心裂肺的痛了起来。

她的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,缓缓抬起手,抚摸着那棺椁,悲恸欲绝,“你说要我等你心愿已了之时,你归田卸甲,许我一世长安。”

“如今你的心愿了了,可你却也永远的离开了我,你明明说好了,要我等着你回来娶我,而你自己却食言离开了,你怎么可以这么坏呢。”

说到此处,谢语凝依然泣不成声,仿佛自己已经置身在了那难以自拔的痛苦中。

此时此刻,她已然与那撕心裂肺的未亡人苏卿卿融为了一体,想到了自己苦苦守候的一心人已经命归黄泉,便是难以自拔的心痛。

她的泪水如同决堤之洪一般的从眼中落了下来,并深深地亲吻着那冰凉的棺木。

似乎是想起了往昔里的爱,朦胧的泪眼中又含了一抹带着哀伤的笑意,“临别前你告诉我一吻定情,定了你我今生相守的诺言,要我等你归来后再还你一吻。”

“你不会归来了,但这个吻我还是要还你的。这一吻归还后,我就是你永远的妻子了。你我今世不能在这人世间相守,那我们就黄泉相见吧!”

她说着,又轻轻地抚摸着棺木,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决然,嘴角含了几分凛冽的笑意,口中凛然:“你等着我,我来见你了!”

说着,她便猛然的撞在了那棺材上,没有任何的犹豫与踟蹰,刹那间便血溅棺椁。

虽然那鲜血是道具的染料,而谢语凝却是真的用自己的头撞在了道具的棺材上,并发出了猛然的一声响,且惊天动地。

她这一举动,震惊了场下所有的人,舞台下的所有观众刹那间鸦雀无声,并置身于这凄凉的故事之中。

她的头撞在那道具的木头上,便是一阵钻心之痛,整个人都被弹的跌倒在了地上。

可是这身体上的疼痛却抵不过心中的痛,这一瞬间,她似乎真的体会到了生死离别的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。

哪怕是剧本上没有这样的安排,她的泪水仍然止不住的流着,并挣扎着从地上坐起,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靠在那棺木上,嘴角扬起了一丝欣慰而又凄凉的笑意,轻轻道了句:“文玉,我来了,从此之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”

一句话道毕,她便合上了眼睛,再也没有了任何言语。苏卿卿已经没有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