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浮沉昔梦 > 第六十一章 秋梦无痕渡情思(二)

第六十一章 秋梦无痕渡情思(二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他说着便拿起了手帕,又要替谢语凝擦拭额头,可却不慎正碰到了谢语凝撞在道具棺木上的伤痕之处。

谢语凝只觉着一阵抽痛,不由得眉头一皱,呻吟出了声音,“嘶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听到了谢语凝的呻吟,邵谨之的心也一惊,连忙紧张的询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缓过了那一丝疼痛之后,谢语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:“碰到我刚刚撞在棺材上的那个位置了,有一点疼,但是没事的。”

邵谨之这才发现谢语凝的额头上已经有了微微红肿的痕迹,不禁有些心疼:“演戏而已,你又何必这样认真,还把自己给伤到了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谢语凝的眼眸轻轻地动了一下,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轻的笑意,长长的睫毛抖动着,“不是你说的吗,既然选择演了,就一定要认真对待自己的表演。”

“如果我要是不认真,不自己真正的撞在棺材上,又怎么能达到话剧的效果来感染别人呀?”

被她这样一反问,邵谨之竟有些哑口无言,他与她眸光对视了一秒,又移开了眼眸,并将那瓶她送给自己的红花油取了出来,“这是那天你送给我的,这个我也一直留着。”

“我瞧着你的头上已经有了红肿的痕迹,还是涂上一些,别再起淤青。你留给我的东西,这会儿都派上用场了!”

“你还带着呢。”望着那瓶被她随身携带在身旁的红花油,谢语凝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,“都是我给你的东西,现在倒是你再次反送给我了,那我就听你的,涂上一些吧。”

她说着便将红花油倒在了手帕上,欲要涂在自己的额头之上,然而邵谨之却制止住了她,“你现在这样找不准位置,我给你涂吧。”

说着便接过了那块手帕,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擦拭着,这一次,谢语凝倒也没有拒绝,细细的享受着感觉,仿佛被世间所有的温情包裹着,心中竟生出了无限曼妙。

“语凝,谨之!”

忽然之间,听到了有人呼唤他们的声音,转过头,只见得方婉仪,谢语欢,苏文川,和几个要好的同学跑到了后台来看他们。

后台的门并没有关,他们便直接走了进来,进来之后,正巧见了邵谨之与谢语凝那略带亲昵的举动,不禁都有些微微的震惊。

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“啊!”谢语凝也不震惊了一下,连忙从邵谨之的手中取过了手帕,并自己在头上涂抹着,“我的头撞伤了,在涂抹红花油呢。”

谢语欢见到这一幕,只见她的眸光轻动了一下,仿佛领略到了什么,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扫视了一周,眼中露出一丝狡黠:“是谨之给你涂的吧,看不出来,谨之还挺细心的嘛!”

见得那红花油的包装,她连忙又抬起眼,“诶,这个红花油……记得没有错的话,是那天在马场的时候,你送给谨之的那个呀,现在又轮到你用了。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谢语凝手中把玩着红花油的瓶子,“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用上它呀。”

“语凝,你没事吧?”方婉仪满脸忧心的走了过来,她的眼角带着泪痕:“刚刚看到你在台上的表演时,真的吓到我了。”

“我见你是真的用自己的头撞在了那道具上面,刚才你哭的那么撕心裂肺,好像整个人都要疯掉了一样,我在台下,都快被你吓死了,你没有事吧?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谢语凝摇摇头,并轻声安慰她:“刚刚表演的时候,的确有些用力过猛了,现在缓过了那口气,已经好多了。”

“唉,说真的,语凝啊!”谢语欢也同样说:“你刚才在台上的最后一幕表演,的确是太真实了。”

“我是真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性格,也能把那种苦情人的悲伤演得淋漓尽致,你是怎么做到的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