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东宫美人 > 第55章5 羽翼

第55章5 羽翼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“你——”袁昭训跪在地上, 直到痛感从脸一阵阵袭来,她这才反应过来, 自己被打了。

面色变了又变, 袁昭训猛然抬起头:“你敢打我?”她气的微颤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膝盖跪了太久瘫软的厉害, 这一下猛然起身反倒是又坐了回去。

“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我?!”袁昭训紧接着又怒吼了一声。

南殊听她还敢骂,一话不说冲着她右边脸上又打了一巴掌。

啪啪的声响接连两下,袁昭训这回彻底被打蒙了,两边脸上痛的发烫,她目光呆滞着半晌没有回过神。

南殊站在她面前, 手掌心微微颤抖着,她这两下用了十足十的劲儿, 不止袁昭训脸颊痛, 她的掌心也痛得不轻。

垂着看着袁昭训,南殊却半点儿都不后悔。殿下说得对,既受了欺负,为何不还回去?

人善被人欺, 今日袁昭训这巴掌挨得活该。

“你!”袁昭训捂着脸抬起头,眼中已经泛出了泪花,她满是恨意地抬起头:“你凭什么打我?”

“你凭什么打我?!”袁昭训大吼,挣扎着竟是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她凭什么打自己?她是个什么东西?不过是宫女出身, 还是抢占了自己的机缘她才能有今日这一切的一切。

这样卑微低贱人凭什么这么高高在上的来打她?还打她的脸?

袁昭训简直是怒火攻心,一话不说直接就冲了上来。竹枝吓得立即拉着南殊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你还敢躲?”袁昭训扑了个空, 怒火更盛。咬着牙蹬蹬的就南殊这儿冲,高高仰着手作势就要还回去。

南殊倒是半点儿不惧,反倒是一旁的小桂子吓了一跳, 立即挡在了她面前:“小主小心。”

前有人挡着,后有人拦着,南殊被护得严严实实。袁昭训压根儿就碰不到南殊的一根毫毛。

她气的恨不得发疯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还敢躲着我。”

袁昭训的声音歇斯力竭,又冲着南殊发疯似的嘶吼。

这边的动静很快惹了旁人的注意,奴才们赶紧将两人给拉开。

广阳宫门口乱糟糟的,奴才们自然去禀报了主子。

霜月让回话的小太监走开,进屋后低声在主子面前禀报:“珍贵嫔将人挡在门口还是不让走。”

早不出事,晚不出事,偏偏来广阳宫中请安就出事。如今人就端了把椅子坐在门口,让奴才们拦着不让离开,这是要赖在她们广阳宫了。

“谁会在轿撵上动手脚啊。”霜月忍不住嘀咕,那轿撵又不高,何况珍贵嫔身边都是带五六个嬷嬷,掉下来也接得住。

太子妃扭头撇了她一眼,她坐在梳妆镜前,头上的发簪才刚拆开一半,身后的嬷嬷又赶忙给她重新梳上。

她昨夜看了一天的账本,一早起来头有些疼,请安结束后刚准备睡个回笼觉,没想到又出了事。

被瞪了一眼,霜月心中委屈,忍不住的道:“主子,不是奴婢胡说,珍贵嫔还未上轿撵呢她身边的嬷嬷就发现了,巧的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。”

对着铜镜,太子妃的眉心微拧着:“自是知道,说出来又能如何?”不管这事是真是假,珍贵嫔如今怀了身孕,出了事她这个太子妃还能不去不成?

话虽如此,可太子妃面色依旧难看:“自打怀了孕,珍贵嫔是越发的猖狂了。”

广阳宫门口就敢拦人,不知道的还当她才是太子妃。

霜月看着自家主子,低着头稍稍有些心疼,她知晓主子不痛快,自打珍贵嫔有了身孕后,主子虽嘴上没说可心中只怕也很烦闷。

前有前太子妃令人望尘莫及,后有荣侧妃在背后处处提防。入东宫三年,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。

如今这珍贵嫔又有了身孕,生下来假若是个皇子,日后就成了威胁。

毕竟立嫡立长,殿下的头一个孩子可见有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