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再嫁 > 第5五6章 第五十六章

第5五6章 第五十六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陆明华回来时满心的小心谨慎, 准备着面对即将到来的风雨,却没想到,迎接她的,竟然是改天换地。

长房一切似乎都很好, 伯母脾气爆, 兄长憨厚, 伯父温文。

嬷嬷丫鬟们也都周到小心。

下午,陆明华提笔,说起她今日新选的花瓶,恰好院中有腊梅花开,她便摘了一支养着, 放在窗前, 屋内幽香淡淡,让人神怡。

她分明没有多说什么,可字里行间的欢喜都快要溢出来了一般。

细细写好,她将信纸装好,用蜡封上,命晓春将信送去外院。

之前她请的那些护卫回府后也没有离开,而是在她禀明了伯, 不, 如今该说是爹了, 可她还是不能习惯, 总会下意识叫成父亲, 在禀明了他之后,就留在外院,和府上的护卫一起。

陆明华原本说的是劳烦府上,护卫的支出用度, 都由她来负责,却被如今的爹爹拒绝了。

“几个护卫而已,爹又不是养不起。那些护卫,可好用?”陆成文早就知道陆明华养了护卫,只是不好插嘴,如今既然是自己女儿了,总算能关怀一句了。

陆明华自然说好,陆成文这才放心。

话说回来,这信要送去福安街荣宝阁,还得劳烦那些护卫才是。

晓春领命离去,陆明华收拾完笔墨,瞧见一旁的信,忽然就忍不住笑了笑。

昨日她心神恍惚,收到了元济安的来信,也忘了回复,结果这人今早又送了一封来,言语间很是哀怨,失落于她没有回信,还说她言而无信,又问她之前答应是不是在哄他。

“哄你作甚。”陆明华轻轻嘀咕一句,嘴角勾起略带嗔意,细细将信折好,小心收起。

外面丫鬟进来禀报,低着头略有些小心,说,“小姐,二房的夫人着人来请,说是有事找您。”

陆明华轻轻怔住。

二房的夫人?她眨了眨眼,慢慢就笑了,是了,那现在不是她的母亲了,而是二房的夫人了。她只需,唤一声叔母就好了。

“不必了,你就说我现在有事,请,叔母好好休养吧。”陆明华看向外面陌生的庭院,缓声说道。

丫鬟领命称是,退下了。

二房,秦氏听完嬷嬷回来传的话,面色陡然浮现一片潮红。

“你,你就没跟她说,是我要见她?”她不死心的问。

嬷嬷惊了一下,生怕她一口气就上不了,话语更加小心,说,“小姐院中的人拦着没让老奴进去,都是丫鬟传的话。”

“她,她就这样恨我?”秦氏满心凄苦,只觉之前咽下去的那些苦涩的药汁又翻滚起来般。

“我,我可是她的亲娘啊。”她说。

嬷嬷忙上前安慰,只在心里头嘀咕,这亲娘,也干不出来让大女儿把夫君让给小女儿的事啊。

就这,你还想让人家把你当亲娘孝顺,这一般人也不敢做这样的美梦吧。

屋内嬷嬷关切的话不断,却抑制不住秦氏一声比一声重的呼吸。

秦氏攥住胸口,不得不承认,她是真的失去这个女儿了。

再也,回不来了。

或许,早就回不来了,她早该知道的,恍然间她想。

这一天终于来了,莫名的,她又有一种尘埃落定感。

胸口越发的沉,最后一口气喘不上来,秦氏直接晕了过去。

嬷嬷一声惊呼,忙叫了大夫来。

另一边,陆明熙得了信,匆匆忙忙赶到,先确定她的药碗解决好了,才放下心,等大夫来了又是一团乱麻,她退到一旁,不耐的看着眼前这一切。

狭小的房间,普通的一切,都让她不由想起富丽堂皇的侯府。

那里多好的——

回忆戛然而止,陆明熙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再好,也都已经失去了。

不,不行,她再想想,再想想,上进的书生到底不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