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女生耽美 >始乱终弃阿波罗后[希腊神话] > 第18章 18

第18章 18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这是达芙妮第一次造访厄洛斯的圣所。

圣所与神庙不同,不需要恢宏的回廊殿堂与神像。只要与神明有关,任何地方都可以建造起圣所,那里往往只有一个露天祭坛或是小神龛,供信徒简单地做祈祷供奉。

上次与帕纳塞斯山的宁芙们一同去拜访纳西索斯时,达芙妮途中经过这处圣所,暗自留心记下了方位。阿波罗的德尔菲神庙今日“开张”,他暂时顾不上她。错过今天,德尔菲就是阿波罗的囊中之物,他监控她的动向想必就和孩童低头观察玩具屋中的摆件一样容易,她很难再找到悄然找厄洛斯商谈的机会。

因此,只能是现在。

古朴的石墙包围着两层祭坛,顶部散落着祭品燃烧的余烬。眼下没有其他信徒在场,达芙妮走上前去,轻声念诵:“在大洋浮沫中诞生的爱与**之神厄洛斯,我祈求您的聆听,我恳求您的降临。”

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她又等待片刻,困惑地绕着祭坛走了一周,在墙根寻找野兔的身影。也没有。

看来厄洛斯并不想搭理她,又或者爱欲之神正忙着折腾什么别的倒霉蛋。反正厄洛斯总有办法找到她。达芙妮靠着石墙休息了一小会儿,感觉体力还够,决定尽快回石屋。

路上她得再挖几株植物回去当由头,以防万一。

达芙妮走下小丘,重新循来路前行。

“宁芙。”

身后骤然传来语声,她惊得向前跳了一步才转身。

穿短袍的金发女性站在数步外,身周隐约笼罩着柔和的金色光辉。达芙妮意识到这是一位神明,立刻压低视线表示敬畏。

“抬起头来。”

达芙妮依言照做,徐徐正视对方。金发女神表情不辨喜怒,只是那双定在她身上的湛蓝色双眸却带来似曾相识的压迫感。还有那美丽得令人胆寒的面容,以及身后那副与阿波罗如出一辙的银色弓箭……

她似乎知道这是哪位了。

“群兽的女王、箭无虚发的阿尔忒弥斯,您有何吩咐?”

“我从阿波罗那里得知了你的事。”

阿尔忒弥斯一句话就令达芙妮浑身紧绷。阿波罗果然还是对她疑心未消,于是拜托了双生姐姐监视她?!完了,露馅了。

她还是大意了,忘记了要小心应对的并不止阿波罗一位神明。

思绪因为惊骇冻结,她本能地调动起浑身力气,才没有因为恐慌立刻瘫软在地。

机械地眨动眼睫,一下,两下。思考开始从边缘松动,缓慢地运转,快想想现在该怎么办。求生欲令血液燃烧,她立刻抓住属于转机的那一线微弱光亮:

厄洛斯没有回应她的祈祷,幸好祂没有。爱神一定也察觉了情况不对。

没有证据明确指向她与厄洛斯的关系。她确凿犯下的过错只有违抗了阿波罗的命令,又一次私自向厄洛斯祈祷。

情况还不算无可挽回。

先听听阿尔忒弥斯怎么说。达芙妮沉默地颔首,做出恭敬倾听的姿态。

阿尔忒弥斯对她的反应似乎有些惊讶,挑起英气的眉毛,直入正题:“我不会质询你为何造访厄洛斯的圣所,我对你的解释没有兴趣。但你也无需害怕,我不会伤害你。至少现在我没有理由那么做。”

达芙妮揪紧了身侧的裙裾。她不至于听不懂这是委婉的威胁。

“跟我走。”阿尔忒弥斯说着前进一步,达芙妮下意识要后退,但狩猎女神一步就跨越了她们之间的距离,直接来到她面前。太近了,达芙妮被神明身上散逸的强大气势震慑,动弹不得。

“您要带我去哪?”她听见自己弱声说,吐字闷闷地糊成一团,像极了做了事面对训斥的稚童。她不禁对只能对神明示弱的自己感到一丝厌倦。可与生俱来的力量与地位差距是这个世界运作的基石,她要离开,就只能配合。

阿尔忒弥斯对她颇有耐心:“我行踪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