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录
会员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逐鸾 > 第45章 第 45 第章

第45章 第 45 第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翌日傍晚, 马厩前。

荔知正和荔慈恩相伴走出,准备步行回住的地方。

十几辆载满马料的牛车在叮叮当当的摇晃声中进了马场。谢兰胥坐在最后一辆牛车上。

负责分发马料的本地人接替了他的工作,谢兰胥朝着荔知走来。

他的目光落在荔知脸颊的淤青上,略带惊异地说:“荔姑娘这是怎么了?”

荔知说:“我也遇到一个好心人。”

荔慈恩在一旁捂着嘴笑。

“原是如此。”谢兰胥神色自若地微笑道, “看来我们运气都不错。”

“姊姊, 你和殿下继续聊, 小妹和哥哥约好了先走一步。”荔慈恩向谢兰胥行了一礼,又朝荔知挤了挤眼睛,燕子一般快活地飞向等待在马场大门的荔象升处。

“骑马吗?”谢兰胥说。

“我不会。”

“有一个好心人愿意教你。”

谢兰胥转身和不远处吆喝马料搬运的李管事说了几句,走向一排马厩最左边的那一间。

片刻后,他牵着一匹膘肥体大的棕红色罗刹马走了出来。

罗刹马产自遥远的罗刹国, 那里天寒地冻, 不光人长得格外高大,就连马也同样,罗刹马是极为优良的马种,也是蓬溪马场中重点培育的战马。

谢兰胥牵着马,荔知跟着他走到马场外广阔的草甸。

他先上马,然后伸手向荔知。

荔知握住他的手,一脚踩上马镫, 略一用力, 在谢兰胥的帮扶下, 顺利骑上高大的罗刹马。

“驾!”

谢兰胥一声令下, 双腿一夹, 罗刹马扬起前蹄疾驰而出。

风应声而来。

她后背的伤痕,紧贴着谢兰胥的胸膛。每一次身下的颠簸,都推送着她撞向他的心跳。

在陌生的怀抱和陌生的气息中,荔知感到一丝拘谨, 她将全部力气都用在抓着马鞍上,试图控制身体歪倒的方向。

谢兰胥在她身后说:“你为何忽然僵硬?”

荔知答不出来。

“放松。”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悦。

荔知命令自己紧张的身体放松,像无骨的雪,倒向身后。

谢兰胥的双臂围在两旁,他的心跳就在一尺之距,隔着血肉跳动。无数的风从他的臂弯中穿过,千丝万缕地拂向荔知。

“看那里。”他轻声说。

荔知下意识抬头。

广阔的草甸正在暮色的统治里,仙乃月神山洁白的雪峰上,托着一轮西沉的红日。初夏的风慈爱又好客,在草甸中阵阵起伏,将心旷神怡的花香送向她的面庞。

她如痴如醉,不禁忘记其他。

骏马弛聘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,载着两人在漫山遍野的山花中悠然踱步。

“敢试试吗?”谢兰胥递出缰绳。

“有什么不敢的?”

荔知握住缰绳,学着谢兰胥的样子夹住马腹:“驾!”

骏马并不听她使唤。

谢兰胥含笑握住她的手,用她的手轻轻甩了甩缰绳:“驾——”

缰绳打在马背上,罗刹马喷了喷鼻子,加快脚步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荔知说。

谢兰胥松开她的手:“你再试试。”

荔知握着缰绳一甩,同时一夹马腹:“驾!”

或许是她甩绳的力气过大,也或许是她不该再夹那一下马腹,总之,罗刹马甩开蹄子猛地冲了出去。

荔知不由自主倒向身后的谢兰胥。

她听到身后的两声轻笑。

谢兰胥干脆用一只手揽住她,另一只手握着缰绳,大喝一声:“驾!”

罗刹马跑得更快了。

荔知在马背上颠簸,在谢兰胥的怀中东倒西歪,狼狈不已,但她抬起头,谢兰胥的脸上却是从未见过的神情。

他好似和风融为一体,忘记了世俗的一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